1918年,美军陆战队第一位女性军官宣誓服役

  • 作者:
  • 2020-08-08
  • 123人已阅读


译:吴舜文

时至今日,女性在美国海军陆战队已成就许多里程碑。举例来说,《纽约时报》(The New York Times)报导一名24岁中尉玛丽娜・希尔(Marina A. Hierl),经过13週在维吉尼亚州宽提科(Quantico, Va.)的步兵军官课程后,成为唯二通过的女性之一,现在正在适应身为美国海军陆战队步兵排第一位女性领导的新工作。

距离本次里程碑约一世纪以前,有另一个重要突破:40岁的奥巴哈・梅・约翰逊(Opha May Jacob Johnson)宣誓成为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一位服役的女性军官,而今年正是约翰逊于宣誓服役至今的百年纪念。

约翰逊的生平经历不难追溯:生于印第安纳州科科莫(Kokomo, Ind.),成长于华盛顿特区(Washington, D.C.),并以第二名之姿毕业于伍德商学院(Wood’s Commercial Business College)。,她嫁给一位名叫维克多・雨果・约翰逊(Victor Hugo Johnson)的音乐家。在此之前,她已在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州际商务部担任公职,为军需总长工作了14年。

自担任该职务的某个时间点起,事情有所改变,而工作内容也开始变得模糊。

美国海军陆战队女性协会(以下称协会)(Women Marines Association)的成员南希・威尔特(Nancy Wilt),自2005年加入该组织不久后便开始研究奥巴哈・梅・约翰逊。根据她的调查,约翰逊是受邀进入海军陆战队的。威尔特表示:「历史上,女性在海军陆战队的存在十分稀有。」,约翰逊的经历让威尔特有所共鸣,她曾在海军陆战队的餐饮部门做幕后工作,同时也是田纳西州米灵顿(Millington, Tenn.)基地中唯二女性军官之一。

但确切地说,约翰逊为何加入海军陆战队,以及她的工作内容为何,至今仍不明确,因为试图拼凑其故事的人们,均未曾找到她的日记或其他关于个人想法的纪录。在缺乏个人纪录的情况下,威尔特和她的同事大多是从过去的新闻文章、法院纪录、绩效评估,以及美国海军陆战队档案馆中获取资讯,结果显示优异的绩效或许是约翰逊受邀入伍的原因,从她明显出色的办公技巧可看出,约翰逊的工作能力堪称一流。

约翰逊于通过体能测验,并于8月13日入伍,从其签署的入伍文件中可发现,默认为男性的代名词均被划去。

当她入伍之时,美国尚处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挣扎中,而她是在海军陆战队总部工作的300名女性之一,俗称为「军官女」(Marinettes),她们接替办公室工作好让总部的男性能被送往法国应战,同时在1918年流感大流行时辅助照料患者。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时,高层军官才了解女性在战争中担负任务的重要性,至此女性军官终于得到尊重,而不只是表面上造作的暱称。正如已故的少将总指挥汤玛士・霍尔柯姆(Thomas Holcomb)于发行的《生活》(LIFE)杂誌中说道:「她们是海军陆战队的一员,不需要也不用任何绰号,她们都曾在海军陆战队基地受过军队的基本训练,并继承军队传统,她们就是海军陆战队。」

约翰逊在晋升为中士,并一直服役到1919年2月,多数认为她可能转任至更有声望的文书职位,之后她便在华盛顿特区的海军陆战队总部工作,直到1943年从政府部门退休。约翰逊于离世,葬于不具名的坟墓,她与兄弟及表亲都没有留下任何子女。

或许因为没有子女,即使约翰逊在海军陆战队的任期颇具历史意义,但在她之后跟随其脚步的女性却鲜少有人知道她的存在。

一名曾于佛罗里达州奥卡拉(Ocala, Fla.)担任20年通讯官的69岁退休少校凯西・谢帕德(Kathy Shepard)表示:「我在海军陆战队任职多年后才知道约翰逊的故事,在南希开始调查前从来没有人愿意花时间去研究这件事。」

在多年投注于调查计画后,威尔特始得知埋葬约翰逊的坟墓位置。如今,她与谢帕德同为协会的一员,负责向大众及其他女性退役海陆战队军官募款,确保约翰逊的故事不会再被遗忘。

,纪念约翰逊的方尖碑将会在华盛顿特区巖溪墓地(Rock Creek Cemetery)揭幕,这是累积约一年的募款成果。威尔特目前正为了协会两年一度的大会,策画关于约翰逊及其同在海军陆战队女性同事生平的展览,并期望有天能在约翰逊华盛顿特区的老家中挂上纪念牌匾。

对威尔特来说,一百年前约翰逊宣誓入伍时是最适当不过的时机,因为紧接着便是一段女性角色在工作场所抬头的时期,包含男性主导的领域如军事等,威尔特相信这对当时平民世界同样产生共鸣。

威尔特最后说道:「当我挖掘出越多事蹟,就对约翰逊感到越是敬畏。」

© 2018 Time Inc. 版权所有。经Time Inc.授权翻译并出版,严禁未经书面授权的任何形式与语言版本转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