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出柜之路就像长寿剧一样漫长」──李屏瑶《向光植物》瑯嬛书屋

  • 作者:
  • 2020-06-11
  • 705人已阅读

「出柜之路就像长寿剧一样漫长」──李屏瑶《向光植物》瑯嬛书屋

溼答答的雨日,瑯嬛书屋却仍挤满了人,都是为了李屏瑶《向光植物》新书分享而来!一度以为天候会影响出席率,但大家都以实际行动表达了支持。

《鳄鱼手记》邱妙津(1969~1995)26岁于巴黎自杀;写《雨水直接打进眼睛》的叶青(1979~2011)32岁便结束自己生命。在面对不可得的爱情时,她们都将浓烈的爱化成文字,将创作当成治疗情感受挫时的手段。一样的光芒早露却都仓促离世,留下的只有创作,及友人对她们的回忆与报导。但这些文字里总负载着太沉重的悲伤,李屏瑶因而决定要「写一个女同志不自杀的故事」,冀望同志恋情能抛却悲情,如向光植物般屹立昂扬。

在这次分享会里,李屏瑶换上了瑯嬛书屋的围裙,做了称职的一日店长。她向参加活动的读者们推荐了十本「女同志文学」书。有外国作家作品,如吴尔芙的《欧兰朵》、最近上映的电影《因为爱你》(CAROL)的原着小说《盐的代价》、《荆棘之城》、《东京小屋的回忆》、《柳橙不是唯一的水果》;也有台湾作家的书,除《鳄鱼手记》、《童女之舞》,还有陈雪《迷宫中的恋人》、骚夏诗集《濒危动物》、张亦绚《永别书》。每一本书,她都记下了自己阅读时的感动,也有成长过程的印记。

「欸,妳是那个吗?」以《向光植物》这本书中的对话,作为这次分享会的主轴,与逗点文创结社社长陈夏民以家常般的对谈方式展开。李屏瑶谈到,在环境封闭的条件下,女孩们在认识新朋友,确认对方是不是同为圈内人时,会从对方的书架上是否有《鳄鱼手记》、《蒙马特遗书》或是《童女之舞》来揣测。而这样的摸索过程实则间接说明了那被迫压抑情感的严峻社会处境。

李屏瑶以幽默的口吻缓缓诉说一个同志从成长、出柜、面对家庭、面对社会的种种艰辛。又尤其在双亲面前的坦露过程,往往是最难的一道门槛,她用有趣的譬喻说明:「这过程不是电影2小时,而是像长寿剧《嫁妆》一千多集!」(注:《嫁妆》实际约三百多集)这同时也是对同志运动的注解吧!在这条寻求认同、寻求平权的路,即使漫长,也要持续坚持下去!